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图片 视频 全国 手机版
国内 国际 国内 社会 奇闻

港专护国歌校长:有港生认为奏国歌闹场是“时尚”

来源:网络 作者:采集侠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2-07
摘要:原标题:听港专“护国歌校长”讲心里话:爱国心从未变,不信看我行动陈卓禧其人其言:“港专作为一个爱国爱港的学校,必定高举爱国旗帜,这个是没有任何妥协余地

  原标题:听港专“护国歌校长”讲心里话:爱国心从未变,不信看我行动

港专护国歌校长:有港生认为奏国歌闹场是“时尚”

  陈卓禧其人其言:

  “港专作为一个爱国爱港的学校,必定高举爱国旗帜,这个是没有任何妥协余地的,即使殖民地时代都没有退缩过!即使受殖民地政府的打压、资助被撤销、校址被收回,也从未放弃爱国立场!你们如果连这件事都不知道,那就是你们选错了学校!”

  ——去年12月16日,港专两名毕业生不遵守“播放国歌时必须肃立”的校规而被要求离开典礼现场。陈卓禧事后在场外与闹场学生对话。

  “我从小就经历过殖民地帝国主义欺压……直到我的国歌奏起、我的五星红旗升起,才摆脱屈辱的日子。”

  “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,派民航飞机及战舰到战乱地方撤侨……当你们举起标语、侮辱国歌时有没有想起这些东西?到时候你去问谁求救?”

  ——2016年11月,个别港专毕业生在毕业礼奏国歌时举反人大释法的标语闹事,陈卓禧后来在致辞时批评学生的举动令他痛心,说出了上述一席话。

  [环球时报记者  范凌志]编者按:去年底,香港专业进修学校(简称港专)校长陈卓禧教育拒为国歌起立的学生那一幕在网络爆红,他因此被称为“护国歌校长”“正义校长”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曾在事后第一时间联系陈卓禧,但身处风口浪尖的他决定暂不接受媒体采访。1月24日,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公布,陈卓禧也在其中。有港媒称,这是因为他表现得“政治正确”。陈卓禧又成为舆论焦点人物。再次面对记者的采访请求,陈卓禧答应了,这也是他近两个月来首次对内地媒体发声。

  回应“爱国投机”:

  爱国心从未变,不信看我行动

  环球时报:有港媒说,您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是因为在毕业典礼事件中表现得“政治正确”。您对此说法有何回应?可能还会有人说您打着爱港爱国的旗号“投机”,您对此担心吗? 

  陈卓禧:在毕业典礼事件发生时,我不知道这回事。我真正知道可能进入政协委员名单大约在去年12月底。成为政协委员意味着可以参与国家事务,我非常感谢国家和相关领导给我的鼓励。这对港专是一个很大的鼓舞,对爱国爱港教育工作者是一个很大的荣耀。

  我的爱国爱港理念一直没有改变过,不会因为压力而改变。我也不是因为名利才爱国爱港,如果不相信的话,就看我以后的行动好了。

  环球时报:您是港专第一位全国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吗?您计划在今年两会中提哪些提案?

  陈卓禧:如果按照职员来说,我是第一位。不过,校董会之前已有人是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了。我是“新兵”,提案还在构思中。国家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对香港年轻人是非常好的机会。我想,我关注的主要还是内地与香港两地青年的交流吧。

  环球时报:您在毕业典礼事件中怒斥闹场学生的话被网民点赞。此事后来处理情况如何?

  陈卓禧:闹场的学生是毕业生,当时他们已离校,只是回来参加毕业礼。

  2016年底,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发生了类似事件,考虑到次年的仪式可能还会发生闹场,于是我们将相关规定修改得更详细。规定事先发给所有毕业生,我们希望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,尊重别人,不要破坏学校名誉。规定修订后就有预案,当天我们所有措施都是按照预案来执行的。不过,在会场外跟学生的对话是没有预料到的,算是临场反应吧。

  环球时报:您当时怎么想到说这样一番话?

  陈卓禧:我们前辈的工作环境很艰难,把爱国立场坚守下来非常不容易,在会场外我是有感而发。一方面,我觉得这一代很多年轻人根本不理解我们这代人会如此爱国家。现在社会上有一种风气,认为爱国爱港是“为名为利”,并非发自真心。所以,我想通过讲历史告诉这些年轻人,坚持爱国立场是非常崇高的,并非像某些人抹黑的一样。另一方面,我也想让他们知道,爱国爱港就是我们学校的传统,他们希望学校尊重他们的不同意见,我也想反过来要求他们尊重学校的立场。

  畅谈“红色初心”:

  前辈的自我牺牲一直在激励我

  环球时报:香港教育界反对派的势力很强大,您始终秉持爱国理念的根源来自哪里?

  陈卓禧:首先与我的父亲有关。我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,父亲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战乱时期从家乡来到香港。那时候他十几岁,家里很贫穷,只身前来谋生,他是个工人。

  我的爱国理念也跟前辈们做出的榜样有关,他们很多人牺牲自己的利益,挥洒青春投身到爱国爱港的劳工教育事业中去。我的前任校长邹钰瑛高中时成绩年级第一名,本来完全可以上大学。但她选择投身工人夜校(港专前身),因为她觉得工人夜校可以提升劳动群众的技能,让他们能更好地生活,是给劳工阶层提供向上流动的通道。就这样,邹校长工作了40多年才退休。

  除了放弃很好的发展机会,我的前辈们生活条件也很恶劣。港英政府时期没有拨款,学校也不能收很高的学费,所以那时候办学经费非常不足,教员的工资基本只有平均水平的几分之一。上世纪50年代,我们有一位老师是中山大学的毕业生。他住在什么地方呢?山脚下一座破旧的木板房。有一天他下班回家后发现,房子被山上的滚石砸烂了。

  这些事情一直激励着我。当年由于爱国立场,我们被港英当局取消了财政拨款,但这些前辈用实际行动表达坚决的态度,他们一直是我的榜样。

  环球时报:现在香港社会普遍把港专定义为“左派学校”,您觉得这种定位恰当吗?

  陈卓禧:如果外界所说的“左派”指的是推动社会前进,我觉得我们当之无愧。从港专成立的那一天起,我们一直在帮助工人寻求发展空间。港专成立的那个年代,香港有很多歪风邪气,比如女人比较迷信,男人爱赌博。港专告诉他们应该健康地生活,还教育劳工阶层去争取自身利益。港专就这样一代一代地推动劳工的觉醒,推动社会进步。

  剖析“港校歪风”:

  跟风讲歪理,自我太任性

  环球时报:您如何看浸会大学有学生因不满普通话毕业要求而围攻老师?

  陈卓禧:浸会大学是我们的兄弟学校,我不好直接评论其他学校的情况。我对浸会大学老师坚持原则,并且和颜悦色地跟学生讲道理的做法非常欣赏。

责任编辑:采集侠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娱乐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